劲牌有限公司

网上商城
关于劲牌
劲牌新闻
品质劲牌
劲牌视频
技术创新
【我与劲牌的故事㉙】老蒋的韧劲都在酒里
2023.02.14 11:37:00

“人,还是要有一点儿劲的,至少有一点儿。”每当脑海里浮现这句话时,我就会想起老蒋来。

2021年8月,我刚被集团委派到湖北省兴山县的一个村,从事乡村振兴工作。有一天,我们驻村工作队和村两委干部下乡开完屋场院子会,顺道下地去和没参会的乡亲们熟悉熟悉。沿着崎岖的小道一路攀爬,来到了4组的半山腰,突然一大片种着大黄的旱田映入眼帘,一位50岁左右的精壮汉子正在田间忙碌。

众人上前,一番寒暄,那位汉子见我满头大汗,于是取下腰间的小水壶递给我,满脸憨笑的说:“整一口?”接过水壶,我以为是水,当即喝了一大口,一股甜味混合着药味又伴着酒香顺着喉管下来,一股火热直冲天灵盖。“这是酒!”我大惊一声,心里暗想:“真是个怪人”。汉子哈哈大笑:“看来小谢是好酒量,能喝出味儿来,那你猜猜这是什么酒?”我抿了抿嘴唇,不假思索的回答:“肯定是劲酒了,这种味道在宜昌这么流行,很有辨识度,谁喝不出来呀”。顿了顿,我调侃道:“都说劲酒虽好,可不要贪杯,别人都是酒桌上喝,你倒好,别在腰上田间地头喝”。那汉子依旧哈哈一笑:“我可没贪杯,这水壶也就二两的量,刚好一小瓶劲酒。”以劲酒为话头,我和这位汉子便展开了聊天,于是他的故事便在这氤氲的酒气里蔓延开。

草腥酒甜,向阳而生

汉子就是老蒋,村民都叫他“藕娃子”,根据村里传统,一般出生寒苦的孩子,为了好养活,都会以“*娃子”相称,比如“狗娃子”“石娃子”等等,既表示亲昵,也表示吉祥。老蒋是平水村4组村民,已经54岁。

2016年,厌倦了四处漂泊打工的老蒋正式开启了创业之路,利用积攒的20万元,雇了一批村民,一口气在村里承租了60亩土地,然后再由宜昌市夷陵区邓村的一位老板投资20万购买种子和肥料,联合创建了药材专业合作社,通过与湖北公安县一家药厂合作,开始大规模种植鱼腥草,鱼腥草两年收割一次,既可做菜又可入药。

老蒋通过走访考察,当时鱼腥草的市价为3元/斤,亩产约3000斤,每亩地可实现销售额1万元,60亩地就是60万元,前景一片广阔,正当老蒋的商业版图徐徐拉开之际,2017年高铁项目开工,又为他猛的合上了这张版图。高铁途径老蒋的鱼腥草种植基地,60亩土地全部征用,虽然老蒋和投资人的成本补回来了,然而鱼腥草毕竟未能迎来第一茬收获。老蒋有点郁闷,投资人也开始动摇。

不善饮酒的老蒋也开始借酒消愁了,农村流行饮自酿的包谷酒,口味重,度数高,大量饮用也会影响身体健康。然而,老蒋不管这些,依然每天三顿照喝不误,时不时还发酒疯,妻子实在看不下去,买了两瓶劲酒回来,带着哭腔对消沉的老蒋说:“你怎么头一次创业失败就这样,又不是血本无归,好歹保了个本,损失点精力算什么,你实在要喝酒,我也不管你,但是身体要紧,你垮了我娘俩怎么办?要喝就喝点健康酒,不要贪杯!”看着妻子泪汪汪又哀怨的眼神,老蒋幡然醒悟,于是就改成了喝劲酒,每晚一杯,边喝边思考下一步的打算,用老蒋的话说,折腾了快半辈子,发现人生苦多,需要加点甜,正好劲酒就有点甜。

面对失败,得劲再干

2019年,沉寂了一年多的老蒋又坐在家里按捺不住了,苦口婆心的说服了之前的投资商,拉着他在村里换了个地方接着种鱼腥草,这次老蒋和投资商又各投资了30万,承租了40多亩土地,预备再轰轰烈烈大干一场。

然而等到鱼腥草收获的时候,老蒋却又迎来了现实的当头一棒,挖出来的鱼腥草带着一坨坨泥土,当人们敲碎泥土准备取出鱼腥草时,发现在敲击的过程中,不止是泥土碎了,鱼腥草也跟着碎了,说明鱼腥草的品质存在严重问题,当然老蒋的创业梦也跟着碎了。

后来一研究,发现是土质问题,潮湿土壤跟鱼腥草生长所需要的干燥土壤截然相反,结果自然是功亏一篑,竹篮打水一场空。要说老蒋不失望肯定不可能,贫困山区的农民,限于手中的资金、技术、文化等因素,试错的代价大,现实给的容错机会也少,尤其像老蒋这种没有固定收入的普通村民,基本创业失败一次,就会亏光家底,然而这次老蒋没有像之前那样借酒消愁,只是默默的收起了酒杯,把以前每晚喝的二两劲酒用水壶装着,每天带一壶上山,边喝边干活。

故事讲到这里,我疑惑得问老蒋:“那这次你怎么不消沉了?”老蒋淡淡的回答:“我是个农民,也没读过什么书,不像你们知识分子能讲出个大道理。”他扬了扬手中的水壶,接着说:“你看这劲酒,不伤身,也有劲,人就要像它一样,还是要有一点儿劲的,至少有一点儿”。当我问他为什么把酒带上山喝时,他一只手扬了扬说:“说出来矫情,不提这个了”。出于他的意愿,理由就让他埋在了心底,我没追问。

扎根乡村,未来可期

亏光家底后的老蒋一家,日子还得照常过。那一年,老蒋的女儿才上中专,为了挣点钱维持家庭运转,妻子不得不出门打工,到宜昌城区一处工地干零活,顺便照顾读书的女儿。于是老蒋便独自一人守在家里,默默的舔舐着伤口。为了减少家庭开支,烟龄30年的老蒋把烟也戒了,唯独酒没有戒,还是一天二两,老蒋说酒不能戒,戒了人可能就真抑郁了,农村生活本来就孤独,周围邻居都出去打工了,自己早就把劲酒当成了伴,偶尔有心事不好意思对妻子说,还会增添妻子不必要的担忧,于是就对着酒瓶子唠叨,把酒也戒了就真扛不住了,过得没劲。

2021年1月,隔壁村的老万投资200余万元,也创办了一家药材合作社,并流转土地600余亩,种起了天麻、木瓜等药材,效果还不错,很快就得到了云南白药等著名药企的青睐,于是老蒋又蠢蠢欲动了。

2021年中旬,老蒋为了节省开支,贷了10多万,在自家后山上一个人用镰刀和锄头,细心的剔除林下的荆棘杂草,愣生生在松林间刨出了50亩地,然后利用树荫的庇护,用来林下种植黄精、天麻等中药材,也就是我刚遇见他的那会儿,他正在打理自己刚开辟的药材基地,鉴于鱼腥草种植的教训,这次老蒋决定采用“试种、送检、推广”三步走的路子,先用5亩地试种一年看效果,等效果好后再逐步推广。

2022年初,该村因山大坡陡森林茂密,加上紧邻神农架的地理和环境优势,经村委会申请后获批为“药材专业村”,兴山县委、县政府也加大了对药农的扶持力度,既免费提供中药材种植技术指导,又增加了相关的资金扶持,还加大了创业担保贷款力度。

2022年底,我去老蒋家走访的时候,得知他的50亩地依然还在试种阶段,只是政策好了,他的日子也更有盼头了。临走时,老蒋悄悄的把我带到他屋后的一小片地里,指着绿油油的淫羊藿,兴致勃勃的告诉我说:“这可都是宝贝啊,日子更有盼头了”。看着老蒋认真的模样,我笃定的回答:“等你种出来,我陪你去送检!”

这就是老蒋的故事,一个和劲酒交织一生平凡却又充满韧劲的农民故事。

作者:谢超(湖北宜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