劲牌有限公司

网上商城
关于劲牌
劲牌新闻
品质劲牌
劲牌视频
技术创新
【我与劲牌的故事㊿】岁月流年里的酒香,淡如清风回味悠长
2023.03.07 15:04:10

爸妈都是武汉知青,16岁时来到宜昌,相识在那个山水小城。后来,他们把家安在那里,再后来有了我。

爸爸喜欢喝两口,听奶奶说是到宜昌后喝上的。我出生时,同事、邻居纷纷道贺,从此有了小酒壶。爸爸笑眯眯的,哼着小曲,比平时多喝了好几杯。从我记事起,爸爸的晚餐总有一小杯酒,就着小菜,美滋滋地喝上一口,眼睛一眯,很惬意、很享受的样子。

小时候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,爸妈独在异地,都是普通的工人,家里一针一线都得靠自己。所以平时爸爸是在市场的小酒坊里打散酒,一个塑料壶五斤的那种。

我第一次看到瓶装酒,是快上小学的那一年,我们家第一次外出“旅行”。因为爸妈是外地人,每年都会有探亲假,而且去年如果没休可以攒到今年一起用。那一年就用了爸妈两年的探亲假,再加上春节假,我们先从宜昌回到武汉,然后马不停蹄地赶往大冶,参加爸爸一位朋友的婚礼。

按今天的话说,那是爸爸的发小,从小一起玩到大,一起上学,一起当知青,只是叔叔是在黄石大冶。叔叔只比爸爸小一岁,却在我快六岁时他才结婚。一路上听到大人们说,叔叔一直惦记着想回城,后来实在是回不了了,才在大冶成家。

那是我除宜昌和武汉外,去的第一个地方。在小小的我眼里,青山、小河、田野的花草、村里随处可见的鸡鸭,都让我觉得新奇。跟着大人们叫了一圈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后,我就和几个小朋友满村、满山跑着玩去了。

傍晚,我捏着一大把像刷子一样的野花欢天喜地地回来,告诉妈妈我采了好多“牙刷花”。妈妈擦擦我脸上的灰尘和汗水,笑着说:“你摘了这么多,是准备用它们来当牙刷吗?”旁边的奶奶把我拉到怀里:“丫头啊,这是铜草花,现在不是时候,花都谢了好多了,要是早点来,我们这里漫山遍野开的都是,这花开的地方啊,就有铜矿……”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心里却在想,这样好看的花,怎么会和笨重的铜扯上关系呢?

那几天留给我的印像,除了铜草花,就是每天吃不完的流水席,还有爸爸和叔叔他们说不完的话,喝不完的酒。叔叔说这是他们县酒厂酿的酒,好喝,几个大男人有时候哈哈笑成一团,有时候一起抹着眼睛。空气中有饭菜的香,也有股奇异的酒香,是真的香,比爸爸那个大塑料壶里的酒味好闻多了。

临走时,叔叔给他的兄弟们一人塞了两瓶酒,若不是路途远,恨不得把酒坛子都让爸爸带上。拖拉机、长途车、轮船,那一趟走了足足两天。回到家后,爸爸把这两瓶酒宝贝一样放在柜子的最里面,家里来客人或者有什么喜事时,才舍得拿出来,平时喝的,还是那个大塑料壶里的酒。

酒有什么好?爸爸为什么这么喜欢?小时候我常常站在柜子前对着那两瓶酒想这个问题,在我看来酒只是妈妈烧菜时祛腥除膻的,或是做腐乳咸菜时增香提味的。大冶的叔叔因为工作关系,有段时间经常在省内出差,每次路过宜昌,都会来我家和爸爸喝两杯。叔叔总带着他们酒厂的酒,他说那酒喝着够香醇够带劲。我嫌他们吵,而且在不大的家里,那香浓的酒香仿佛也有些呛鼻,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是不喜欢爸爸喝酒的。我也曾问过爸爸为什么会喝酒,他总是笑笑,并不回答。一直到我16岁考回武汉念书,离开家,离开爸妈,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、陌生的人,心里突然变得很空。在时空的隧道里,我似乎看到了爸爸的16岁。当年他一个人来到宜昌,内心是愁苦的吧,对于未来,应该也是没有什么把握的吧。可能在某次知青的聚会上,又或是一个不成眠的月夜,酒香稀释了思乡的苦、现实的忧,慢慢地成为了爸爸相伴一生的朋友。

好像自那时开始,我就与酒和解了。是啊,那是经阳光雨露润泽后的五谷的精华,再佐以时间的酵藏,含着天然的灵气和人生的百味。古时英雄豪杰,以酒会盟,自是潇洒霸气;文人雅士,以酒斗诗,也是风雅随性。而我也真正成为了当年邻居们嘴里的小酒壶,不管去哪里出差、旅游,都会给爸爸带上当地的特产酒回来。爸爸总是乐呵呵地照单全收,只是越来越多地念叨起年轻时和大冶叔叔一起喝过的酒,叔叔后来随乡亲南下打工,接着索性就留在那边了,这些年鲜有见面。每当这时,我总会想起那座只见过一面的小城,如若漫山遍野的铜草花盛开,会是怎样的风景?或者在那座2000多年前武王拼死也要拿下的铜绿山中,是否还能触碰到当年“楚剑凌如霜”的回忆?我慢慢觉得冶炼和酿酒很像,都是一样的热气腾腾,也一样的需要时间沉淀。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想去趟大冶,看看这些记忆里或者想像中的画面,再去寻找印刻在爸爸脑海里年轻时的酒味,却也因种种原因一直未能成行。

我毕业后留在武汉工作,后来成家、生女,爸妈退休后也搬回来了。只是爸爸老了,身体大不如前,并且因为长年户外工作的原因落下了不少病痛。家人都劝爸爸戒酒,只有我知道,爸爸是根本戒不了的。既然如此,那就选择健康一些的酒,而且控制量吧。

也就在这时,越来越多地听到那句“劲酒虽好,可不要贪杯”。在外就餐时,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点二两装的小劲酒。我有些好奇,有次拿过朋友刚点的一瓶仔细瞧了瞧,虽然不懂医,但也知道枸杞、当归、肉桂等药材都是对身体有益的。再看产地,湖北大冶!我虽不确定这个酒究竟是不是爸爸常常念叨的,却也马上买了两瓶带回家。倒入杯中,色如琥珀,酒香中夹着浅浅的草药香,只是观色和闻香就已经让人心生欢喜。从此劲酒以及后来的苦荞系列,成了爸爸最常喝的酒。

原本以为日子就会这样不紧不慢、平平静静地过下去,但人生总会有些波澜吧。39岁那年,工作多年的公司因为全国重新布局,武汉分公司撤销,相关业务并入到华南大区。我不可能去广州工作,只能离开。事到临头,才惊觉中年失业的杀伤力有多大。那个周末,我照例去爸妈家吃晚饭。妈妈依然在厨房忙着,爸爸把我拉到饭桌上,倒了一小杯劲酒递给我:“度数不高,尝尝。”我愣了愣,却也抿了一小口,对于平时不喝酒的我来说,酒味还是有些呛喉的,但也尝出一丝草本独有的清香,咽下后舌尖慢慢有了丝丝回甘。

感觉能接受,我接着又喝了两小口,胃里渐渐生出些许暖意。爸爸笑着问我:“怎么样,还不错吧?”我点点头。爸爸好像自顾自地说着:“还记得王叔叔不,哦,就是之前大冶的那个……”妈妈正好端出一盘菜,咯咯笑着:“肯定记得,她那时候还采了一大把‘牙刷花’回来呢!”爸爸接着说:“你王叔叔啊,就喜欢喝这个酒,哦,你还不知道吧,这酒就是之前我和他一起喝过的,他们县里酒厂出的,现在厂子改名字了……他当时就说啊,这酒喝着带劲,没想到,现在还真叫了劲酒……”我眼睛一亮,拿过酒瓶细细看着,原来这就是我一直想要找给爸爸的味道,这么多年了,它还在,真好呀!爸爸看了我一眼:“刚进口有点苦,苦过了就有了甜味,喝酒要带劲,其实干啥都得带个劲啊……”我一笑,听明白了爸爸话里的话。走在回家的路上,我仰望夜空,深深地呼出一口气:加把劲,明天就是新的一天。找新工作比我想象中顺利很多,不到一个月,我就来到现在工作的公司。工作一年半,从普通职员做到办公室主任,因为所属行业专业性很强,我决定参与相关执业资格考试的学习。虽然没有基础,考试难度也很大,我依然在坚持,因为要给生活加把劲,才会更有劲头和盼头呀。

步入中年后,闲暇时我喜欢写写书法。某次读到徐本一老师谈书法与喝酒时曾这样说道:“初时杯盏相迎,喝得散淡理性;斟酌三巡,快意渐起;直至酒醺酣醉,杯盏交错,就进入了境界。恍惚状态,理性减少,偶然性增加,无论是嘴边琼浆,还是指间浓墨,此时正是佳品”。会心一笑,酒的好,可能就在于它像一个催化剂、润滑油,它能给生活以滋润,给情绪以出口,给灵魂以休憩,以及给人生以诸多感触。记得有一年诗词大会总决赛的飞花令,开局就是一个“酒”字。多少诗词喜赋酒,我最偏爱李白的“花间一壶酒,对影成三人”,以及白居易的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”,诗人胸中的豁达、潇洒自不必说,最妙的是那份浪漫的小情调,正好是今日行色匆匆的我们所缺少的。现在,偶尔地,我也会小酌几杯,当然限于酒量,只能是一点点。有时候三五知己相聚,围炉夜话谈笑风生。有时候听风赏雨,独饮一杯自得其乐。花开宜半、酒品微醺,是人生的一种美好境界,就像有首歌唱的那样“醉眼看世界,世界随我陶醉”。

如今,年过七旬的爸爸,仍是喜欢在阳光灿烂的午后,就着一碟小菜,呷一口劲酒,眯着眼在斑驳光影里一坐,是不是就坐回到十七八岁的宜昌江边?有时候他对着已经和我一样高的外孙女,却喊出我幼时的乳名,微醺之间,是否又念起而立之年,大冶田间的那口酒?

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一缕酒香,七十年,于那群坚守的人来讲,曾经涅槃而生,一路的跌宕起伏赋予了这杯酒更深的内涵。于普通的我们而言,它相伴左右,见证了我们一生中诸多重要的时刻,其意义也不仅仅只是一杯酒。尤其在我看来,它陪伴了爸爸从青春到暮年,把健康饮酒的观念带给了我们全家。七十年的历程,又像极了人一生的际遇,每每想起,总能给我很多感慨和启迪,以及温暖和力量。很难说是酒如人生,还是人生如酒,只是知道酒和茶叶,都是国人的最爱,却是一样的以苦和辣开始,舌尖、喉头尝过千般滋味,再得一个淡如清风的回味。人间极乐事,都不是一开始就好。

作者:倪娜(湖北武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