劲牌有限公司

网上商城
关于劲牌
劲牌新闻
品质劲牌
劲牌视频
技术创新
【我与劲牌的故事51】氤氲毛铺美酒,引来异国朋友
2023.03.09 10:43:28

也许是长期在旅行社工作的缘故,旅行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去年暑期,跟网上认识的两个驴友一起去越南。15天的行程时间较长,考虑到国外的洋酒喝不惯,于是便带了两瓶家乡的毛铺草本年份酒。

我们的第一站是芽庄,抵达前预订了一家青年旅店的三人间。同行的两位男生一个叫张鹏,另一个叫陈东,分别在咸宁和荆州两市工作。两人性格活泼,我们一路相处融洽。

陈东英语口语是我们当中最好的,日常的基本沟通没什么问题,所以便承担了“团队翻译”的角色。

办完入住,天色渐暗,我们放下行李便到旅店的餐厅吃晚饭。此时,餐厅里已有不少人,我发现住在这家旅店的老外很多,有的人在餐厅旁边的娱乐区打台球,有的人在吧台喝着啤酒玩手机,还有的人点了几份小吃在聊天。

陈东把菜点好,我拿出一瓶毛铺草本年份酒,告诉他们这是我家乡的好酒,邀他们同饮。

等菜上齐,我刚把三杯酒倒满,却突然眼前一黑,只听四周一片惊疑声。不一会,旅店老板出来解释,周围停电了,可能要稍等片刻。

那晚月光明亮,屋内并不觉得昏暗,适应后便逐渐看清屋内景象。除了打台球的两个外国哥们,停下打球站在台球桌边聊天外,其余人仍旧继续各自的事情。

过了一会,老板给每桌点了一根蜡烛,我们便开始享用这份意外的“烛光晚餐”。

第一杯酒,张鹏有些不习惯这款新型白酒的味道,眉头微皱,喝得慢些,陈东则没什么异样。第二杯酒,张鹏缓过劲来,表情自然许多。第三杯酒,他便一饮而尽,还直呼好酒。我笑着点头并招呼他们吃菜。

就在我们边吃边聊时,陈东朝我扬了扬下巴,示意我回头。我扭头瞅了一眼,发现刚才打台球的两位外国哥们径直朝我们走来。疑惑之际,两人已经来到桌边,其中一位棕发的外国哥们说了几句英文。我和张鹏一脸不解地看着陈东,等着他翻译。

陈东回应对方几句后跟我们解释。说话的这位哥们叫杰瑞,旁边是他的同伴亨利,他们刚才聊天时突然闻到一股特别的酒香,找寻后发现是源自我们这桌,好奇之下,便过来询问我们点的是菜单上的哪一款酒,他们也想点两杯尝尝。

听完后,我拿起桌上的酒瓶对杰瑞说:“这是我从家乡带来的毛铺酒,劲牌公司的战略主打品牌,中国人的健康白酒,特选浓、清、酱三香地标产区的年份原浆,经陶缸陈酿12年以上。一口喝三香,更有草本浆。”说罢,便让陈东帮我翻译。

两位外国哥们得知不是在旅店点的酒,都是一副遗憾的表情。

突然间,我心头一动便开口道:“如果你们不介意,可以跟我们拼个桌,我请你们尝尝我家乡的酒。”

陈东听后一脸诧异地看向我,眼神明显带着几分询问的意思。我看着他点点头,示意他帮我翻译。

叽里咕噜一阵英文后,两位外国哥们露出开心的样子,杰瑞转身去吧台点菜,亨利便到旁边空桌搬椅子。“他们很高兴被邀请与我们共进晚餐,还说我们请他们喝酒,晚餐就由他们买单。”陈东笑着说。

“外国哥们,敞亮!”张鹏说完,我们三人便相视而笑。

两人请服务员拿来酒杯,我给他们满上,接着说:“我们家乡有句俗话,酒满敬人,这第一杯酒,我们仨儿敬两位外国哥们。”陈东一边翻译一边邀两人同饮。

于是五人一同举杯,杰瑞和亨利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,看着我们一饮而尽的样子,两人显得有些为难。“Come on!Come on!(加油!)”最终,在我们不断鼓励下,还是干了杯里的酒。

“哇哦!哇哦!”放下酒杯,杰瑞赶紧往嘴里塞了两口菜,亨利眉头皱成了“川”字,那表情跟刚才张鹏喝第一杯酒时如出一辙。

之后,大家就随意地聊天,喝酒的速度也放慢下来。

一开始,彼此都有些拘谨,交谈略显几分刻意。随着几杯酒下肚,众人酒意渐浓,拘束感慢慢消失,话题也多了起来。聊到兴奋处,我和张鹏顾不得语言障碍,边说边比划各种手势,也不管对方能不能明白。

受到情绪感染,杰瑞和亨利一改之前的“绅士派”,言语间也跟着手舞足蹈起来。“Yeah(真的吗)”“Ok(是的)”“I know(我知道)”,我挤出自己有限的词汇量不停地点头回应,实际上对方说的话,有90%都没听懂。

就在大家聊得尽兴时,我们桌边又来了三位外国友人,一位金发帅哥和两位红发美女。金发帅哥说,看到我们这桌气氛很“嗨”,听了我们的谈话,知道这里有来自中国的美酒,也想尝一尝,询问是否能够加入进来。

杰瑞和亨利看着我鼓起掌来,嘴里叫着“哇哦”!我则惊讶于外国友人的热情和奔放。在表示欢迎的同时,我招呼三人入座。

从最初的三人变为五人,又变为八人,一时间,我们这桌成了旅店餐厅里最热闹的一处,气氛也逐渐攀升。

那晚大家兴致很高,我带的两瓶毛铺草本年份酒,原本是打算旅行途中慢慢品尝,岂料,第一个晚上就给整完了。

我、陈东和张鹏喝得最多,外国友人们第一次喝毛铺酒,也略显醉态。

一顿晚饭从傍晚七点一直持续到凌晨一点才结束,众人各自回房休息。

第二天,我睡到早上十点才起床。出门洗漱时遇到亨利,我笑着点头。

“Hey brother!How do you do?(嘿,兄弟,你好吗?)”亨利问我。

听到英语,我心里一紧,没有陈东在身边,该咋办。思索间觉得这句话貌似有点耳熟,突然想起初中的英语课本,这不是里面最基础的问候语吗?于是,我迅速回忆课本的内容并回复道:“I’m fine thank you,and you?(我很好,谢谢,你呢?)”

“I’m fine too!(我也很好!)”……亨利接连说了一串英语,除了第一句外,剩下的都没听明白。我顿时无语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“他说中国的美酒太好了,昨晚喝那么多,今天一点都不头疼!”一个声音从我背后响起。循声望去,只见陈东拿着牙刷和杯子朝我走来。

我向他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,然后转过头对亨利说了句:“Yeah!Chinese wine is very good!(对,中国的酒都非常好!)”便挥挥手赶紧回了房间。事后回想,自己都觉得好笑,跟亨利的相互问候,几乎和课本里一模一样。

后面的旅程很顺利、很开心,却没有再遇到过那晚的情景,也许是因为少了那瓶好酒——毛铺草本年份酒,所以也少了很多不期而遇的美丽故事。

一年多来,这段旅程途中的趣事仍会让我时常想起。

今夜,我把自己的故事与你分享,此时,那瓶记忆里的酒已经备好,我有酒,你有故事吗?

作者:黄昌会(湖北黄石)